国家认证特级废话师semiquaver。
骑墙少女,有点毛病。

一个陌生文州的来信

*有病有病有病注意!灵感来自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答应我一旦开始看就要看到最后哦

*这是一篇有情怀的文(并没有)


       邮差送来一封信。

       黄少天把它从一堆小广告里扒拉出来的时候有点吃惊。他几乎没有收到过信,信息时代的人特别是他们这种并没有什么所谓纸质情怀的人基本不会以信这种方式来传播消息,充其量留给纸条子贴在冰箱上。有时候也会有人给他寄明信片,偌大的明信片上基本就没写几个字,而且通常都是职业选手,只有落款的签名勉强能看。

       于是,当他看着信封上的“黄少天 亲启”觉得有种别样的穿越感又有些奇怪的熟悉感。

       他一路走一路拆,看到开头的时候差点把一口橙汁喷在信上。

     “给少天,即使你从未真正认识过我。”

      我靠弄啥呢这不是队长的笔迹吗?什么叫做从未真正认识过你啊我跟你还不熟吗?

      黄少天偏头看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人,压抑着内心波涛汹涌的吐槽,继续读下去:


      我决心要离开了,离开生活了多年的这里。我听到你已经结婚的消息很久了,却到现在才做出决定。但在离开的时候,虽然我不想,但是还是决心跟你谈一次话,用这种书面的方式可能会轻松一点。

       我说你从来未曾真正认识过我,你可能不相信,因为毕竟我们曾经度过了愉快的几段时光。

      我猜你现在正在你们的新房子里享受着愉快而平静的生活,我真羡慕那个他,不过希望那位喻文州并没有和你一起在看这封信。

      没错,我也是喻文州,但或许不是你爱的那一个,我不是和你并肩的那位蓝雨队长而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先别惊讶,你先听我说。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住的那栋老公寓楼,有点破旧墙面都泛黄了,我前几天正好路过,楼房外墙上写着大大的“拆”字,我想我们最初的记忆都要被抹杀掉了。

       我也在那栋楼里住过,小时候我不大说话,也不大爱跟你们那一堆孩子一起在外面玩耍。但我其实很早就注意你了,因为你说话声音格外大而且话特别多。别生气,我并不觉得你吵,只是觉得你很可爱。我经常透过家里的窗户看你在下面领着一帮孩子跑来跑去,笑声透过空气传到我的耳边。我当时觉得你特别的神气,就连挥舞小木棒的姿势也比别人帅气。可惜的是,我父母总是不让我下楼和你们一起疯,我能做的就是远远地看着你,或者在放学偶遇的时候给你一个笑。你也会对我笑,我每次都很开心,但我知道你其实根本不认识我,也根本不记得我。

        你搬走的事情我至少过了一星期才发现,还是放学回家的时候听见楼下的那几个总跟着你的孩子讨论才知道的。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离别,虽然只是单方面的,但想到再也见不到你的身影,我就很难过。我只有一个卑微的愿望就是看着你,那时候我觉得即使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实在是不公平。或许那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吧,真是够早的。

       我都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你,那是我大学的时候。

       我也打游戏,荣耀我有个号,术士。那还是你出道前我建的呢,高考那一年都没用,到了大学也懒得捡起来。

       我怎么也没想到你成了职业选手,当我偶尔在电脑上看到你的名字,简直像有一道电流击穿了我。确认那个穿着蓝雨队服意气风发的人真的是我认识的黄少天的时候,我激动得难以言表。从那以后,我的室友们就发现我成了蓝雨的脑残粉,剑圣黄少天的脑残粉。我关注你的每一场比赛每一次采访,刷微博刷论坛就为了多看一眼你。

       也是从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那位喻文州,和我有一模一样的名字和长相的人。

       起初我也不相信,这怎么可能,我难道有个失散多年的哥哥。但后来我不得不相信了,他的消息随着你的飞进我的电脑里。你们总是一起,十分亲密,我不知道有多么羡慕他,可以陪伴着你度过那么多那么多的时光。

       我很早就知道你们的关系了,这是个巧合。

       那是一次蓝雨主场的比赛,第六赛季的半决赛,我买了票偷偷坐在观众席上看。这感觉很微妙,因为荣耀粉聚集即使我只是个普通人也必须伪装一下,免得他们错认我。

      那一次你们大获全胜,我看到你和你的队长热情拥抱,笑容闪着光。我也很为你们高兴,同时我也必须赞扬这是一次精彩的比赛。你的表现无与伦比,而夜雨声烦挥剑的样子又让我想起了你小时候挥舞着树枝的样子。

       赛后我特地留了很久才走,也是怕麻烦,没想到我却在那个时候遇见了你。

        你披着队服外套东张西望然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正准备离开的我。因为应援我也穿了件蓝雨的T恤,你一定是认错了。你把我头上的帽子一把扯掉,强迫我转过身去,

      你搂住我的脖子,态度亲昵地问我干嘛鬼鬼祟祟地还不归队。你的声音很好听,嘴巴一张一合地就在我几厘米远的地方,我甚至不知道干什么,只能勉强保持镇定。

       然后你笑着说,“队长队长?怎么了?你看我太帅看傻了啊?”

       我只好笑着说是,你忽然就凑过来给了我一个吻。那真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刻之一,你在无人的晓川场馆的角落,亲吻我然后拉着我的手绕着路一路走回蓝雨俱乐部。

       我在宿舍楼下编了个理由离开,我生怕会碰到里面那位正主,我感到羞愧但又狂喜。原谅我,利用你们的爱满足了我的私心。

      之后我的生活依旧平淡,我永远也不可能像喻队长一样,陪在你身边做你最坚实的后盾。我只能隔着屏幕隔着人海默默看着你发光发亮。

      我本以为那个吻就会是我们最亲密的接触了。直到那年夏天我又遇见了你。

       我竟然那时候正好在香港,人生的际遇真是充满了精彩。当我在商场那一堆糕点里犹豫踌躇的时候,你又那么惊喜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几乎见不到你私底下的样子,看到你吃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还是笑得那么开心,雷厉风行地帮我挑好了东西,甚至还想到了我的父母,一应周全。原来生活中你是这样一个人,看上去大大咧咧实则心细又很温柔。

        我有些踌躇地解释是来陪爸妈香港旅游,又装模做样地跟我妈打了个电话说要匀出一天陪你。你也是陪爸妈来的,边拨通了自己的电话还抱怨着之前为什么不告诉你云云。

       那天我们去了迪士尼,疯玩了一天还差点被你们的粉丝发现,累得气喘吁吁。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趁着兴奋劲儿你又凑过来吻我说你想我,即使我知道这不是对我说的我仍然十分受用。是不是根本无可救药?

       我扮演着你队长的角色,回应你然后和你滚作一团,这真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经历。你笑着喊我文州,眼角还挂着刚刚的泪水。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晚,你妈妈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哼哧着穿好了衣服,夹着电话刷着牙。

       我觉得,如果你是真的属于我就好了。我可以每天看着你起床,光着上半身,声音还有些沙哑。

        你对我说,我们昨天做的事情都是秘密说出去会被骂死的,求队长大大保守秘密。

       我求之不得,我不想我这卑微的行径被人发现,还和你开玩笑发誓闭口不提。也不知道你后来有没有跟喻队长提过,他又是什么反应。

        我的故事到这里就完了,我再也没遇见过你。这太正常了,毕竟你离我那么遥远,而我只是一个太奇怪又平凡的存在了。

        我明白我很自私但我现在已经准备彻底忘了你,所以我决定离开这里。

        抱歉让你知道这些。但这或许可以提醒你,这世上或许还有喻文州,至少当你提到香港之旅他忘记了,你别责怪他。

       你大概会觉得这封信无比荒谬而直接扔进垃圾桶吧。无论你看没看到这里,我都永远爱你。


      这封信没有落款,黄少天捏着信纸瞪大眼睛。

      我靠这也太扯淡了吧,队长你这是彻底OOC啊而且真的好话痨啊!

      “文州你……”黄少天喊到一半停下来。

      厨房里的喻文州探出一个头,“怎么?”

      “你觉得香港迪士尼怎么样啊?”

      “没去过啊少天想去啊?”喻文州的厨具弄得叮当响,他提高了声量,“那少天看看机票和门票吧,港澳通行证还没过期呢。去香港正好把上次你看中的那个相机给买了。”

      黄少天听到这个回答心里咯噔一下,“队长啊,你真没去过?”

       “我不大去游乐场之类的。”

       “你没失忆?”黄少天咽了咽口水。

       “那少天考考我啊。”

       “有一次晚上我们打完比赛你就不见了,后来我一顿好找。”

       “你说第几赛季?”

       “就第六赛季,半决赛那次。”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那次我妈给我打电话,我看你们都差不多了就躲到天台接电话去了。怎么?”

       黄少天把信递到喻文州面前,“你真的不是来驴我的?!”

      随后是一段长久的静默。喻文州皱着眉头把信递还给黄少天,“看来我戴绿帽子了?”

     “我靠我靠我靠!这是你的笔迹啊对不对!你别想骗我。”

      “对啊,如果是我的话,这个方面我会注意不到吗?而且,这也不像是我说话的风格吧。还有,我在十五岁才认得少天的,并没有去过你之前的旧公寓啊。”

        天呐!

        黄少天在心中哀嚎起来,这样玄幻的事情怎么让老子碰上了啊!

       一秒两秒三秒。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说话。

      “队长队长,你说这个事儿他……”
      “不怪少天。”喻文州摇摇头,“要怪中国邮政。”

      “啊?”

      “说好的四月一日能寄到呢,完了快半个月了。”

       “等等?!”黄少天一脸卧槽地几乎说不出话来,“你特么还是驴我的?!我靠写这么长一封信你累不累啊!而且完全不是你了好吗!”
      “是挺累的。”喻文州凑过去被黄少天一把糊住了脸。

      “吓死我了队长!”

       喻文州拉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一脸认真,“抱歉抱歉,这个玩笑开大了,不过至少有一句话是真的。”

       “什么?”

       “我永远爱你。”

       “靠……”

       黄少天凑过去和他交换了一个迟来的愚人节之吻。


      事后,得知了全过程的不愿透露姓名的郑先生表示,“我活了二十多年,这是我见过的最无聊的一家三口了。”

      小卢表示躺枪不服。

      宋晓总结:“花式虐狗。”

——END——

评论 ( 60 )
热度 ( 940 )

© 非著名美食po主虾女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