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认证特级废话师semiquaver。
骑墙少女,有点毛病。

烤串爱情

给饼饼 @蜜汁酥饼 的夏天本的G~混更❤看电视看忘了……于是没赶上元旦

简单又土气的娱乐圈


烤串爱情

by semiquaver

 

       晚上九点,喻文州在家看自己演的都市情感剧。两年前的老剧不知道怎么又被翻出来重播,正播到他和黄少天的对手戏,这时候黄少天的电话打进来,时机刚好。

       “喻老师,下楼吃烤串呗。”

       喻文州听他那边吵得很,拿着手机窝在沙发上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笑:“你小心点,一线巨星,不怕拍?”

       电话那边烟熏火燎的热闹气儿都快飘过来了:“你少撩我,速来,老地方。我给你准备了三十串丧心病狂烤秋葵。”

       “噗。”喻文州听到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抬起头正看到电视上的自己狠命拍了一下黄少天的头。

       这场戏他还记得,拍的时候NG到惨不忍睹,黄少天收工以后硬说自己头被打肿要他请客。当时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回忆清晰真实到他忍不住跟着剧里自己的角色说了句台词——“不学无术。”

       黄少天显然已经吃上了,听到这没头没脑的一句仿佛噎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马上就过去,待会儿见。”喻文州说。

       说是下楼,其实也没那么简单,喻文州还是老老实实地裹了件长风衣,从地下车库里开了车。黄少天说的老地方说远不远,是老城区小巷子里一个颇老的烧烤摊,通常黑灯瞎火的,都看不清脸。小摊子规模不大,来往的都是些附近的居民,几十岁的大老爷们喝酒划拳,没人关心两个窝在角落的小年轻,即使这两个小年轻都曾西装革履地走上过国际大奖的领奖台。

       喻文州边开车边想,他和黄少天似乎真的是很久没见了。

       上次见还是拍完《南来北往》,黄少天穿着蓝布的破棉袄,灰头土脸地蹲在土坡的上头抽了根烟,神态颇为沧桑。喻文州以为他入戏得太深出不来,走近了去看看,没想到他劈头盖脸地就是一句:“喻文州你这身看上去真有钱,请我吃烤串吧。”

       他果真是记挂着,只是拍完那部戏后就各有档期,这次好不容易同时回了家,请烤串这事儿就如约而至了。

       这个烤串摊子,说起来要追溯到十年前。十年前的喻文州因为刚接替了魏琛出演话剧《混乱之雨》,在话剧界稍稍掀起波澜,大红大紫自然算不上,但不被看好却表现惊艳的他当真吸引了不少导演。而十年前的黄少天没学过表演也没想过当明星,只是个热爱打球、上网和耍帅的普通少年,踩着滑板出门被星探一眼相中,就这么横冲直撞进了这个圈。

       他们认识的时候,刚刚演过几部电视剧的黄少天暂露头脚,青春阳光的形象最惹如今被称作阿姨粉姐姐粉的人群欢心。喻文州倒是只演了几部正剧,制作挺大,只可惜一干老演员里他排不上号,几句台词几个镜头,让人记住脸恐怕都不容易。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因为拍电影,好巧不巧,两个少年荧屏初秀就碰上了头。

       喻文州回忆到这里就想笑。这电影千真万确算是两个人的黑历史之一,直到后来火了也免不了隔三差五地被拿来提。前几天喻文州还在微博上刷到一个访谈,访谈画质感人一看就挺有年头,但透过模糊的画面还是能看出黄少天当年的脸嫩得可以刮下厚厚的胶原蛋白。喻文州估测着访谈的时间该是他在某个偶像剧里饰演某个温暖人心但难逃炮灰命运的邻家男孩之后,他们荧屏初遇之前。视频只截取了小小一段,记者问他期不期待吻戏,黄少天一脸的严肃认真:“只要是女的活的,就挺期待的。”

       这十年前的老视频在微博上转发得天翻地覆,评论里全是“哈哈哈哈哈哈耿直boy打脸boy”,原因无他,因为黄少天荧屏初吻的对象虽然确实是活的,但也确实不是女的,他是喻文州。

       这必须还是要从他们那部荧屏处女秀说起。电影是个青春爱情喜剧,剧情其实有点老套。他所饰演的男主角如同那时候所有青春爱情片一样,帅气温和但是难以接近,而黄少天饰演的男二号也如同那时候所有的青春爱情片一样,阳光热情但永远得不到女主角的心。片子有些无聊,唯一算得上爆点就是,黄少天饰演的那个角色在学校走廊质问男主角的时候跌跌撞撞被绊了一下,两个少年颇为狗血地嘴对嘴撞到一块儿,当然更狗血的是女主角此时正好经过,于是黄少天这苦逼男二号在女神心里彻底沦为强吻男神的变态。

       喻文州还记得那时候,黄少天不是科班出身经验也有限,拍了几次没过,干脆实打实地跟喻文州动了真格儿。喻文州对那次的印象也实在是不能不深刻,倒不是因为这是什么荧屏初吻,而是黄少天的牙齿直接把他的下唇撞出了血,一瞬间疼得钻心。他每每想起,都想知道那会儿自己是不是真心实意地跟黄少天置过气。彼时是少年心性,相处起来还颇有些摩擦,起初很不愉快,只是一部戏下来不光摩擦磨没了,来自同一个城市甚至老房子只隔了几条街的少年竟然一拍即合,建立了基于老街烤串摊的伟大革命友谊。

       这电影上映的时候,票房平平,大多观众对这个荒谬情节不过是哈哈一下就过,没想到十年后被所谓CP党拿出来大剪特剪。喻文州在经纪人那里看过几个据说是神剪的视频,剧情完整,自圆其说,让人不得不佩服。

       喻文州想起这个又忍不住想笑,出道十年绯闻也炒过不少,到了现今社会没想到跟个男人也能炒得风风火火,虽说这组CP是全民娱乐没人当真认为他们是弯的,但喻文州还是在心里颇为认真地庆幸了一下,幸好对象是黄少天,跟他一起总没有跟别人那么别扭。

       “喻黄”CP真正火起来还是这几年的事,缘起于他俩合作的一部警匪片,黄少天演天才特警,他演高智商罪犯,两人暗里是死对头明面上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剧情曲折人物鲜明节奏得当,票房口碑双收。从第一部黑历史青春片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一对十年挚友就各自发展各开戏路,合作反而少之又少,这次同台飙戏,碰撞出的火花让他们在各大电影节收获满满,但不知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一觉醒来全世界似乎在期盼着他们在一起。
       喻文州本来沉浸在自己有工作就琢磨演戏、没工作就琢磨养生、最不健康的活动就是跟黄少天一起吃烤串的“退休”生活里不谙世事,没成想为他打开新大门的恰恰是来自黄少天。那时候他们也是在这个烤串摊上,黄少天一脸神秘兮兮地凑近喻文州:“我给你看个东西,吓死我了。”
    喻文州心想你不是黄大胆吗什么能吓着你啊,好奇地接过了对方的手机和耳机。耳机里的BGM有点苦情,再看画面里的人他一下明白了,原来是自己作品的剪辑,只是这视频里本来熟悉的片段凑在一起恰好剪成了另一个陌生的故事。他与黄少天年少时热热闹闹一吻定情,用的素材还是当年的黑历史,再到长大以后分道扬镳一正一邪,理想与爱情终究无法两全,虐心虐肺,最终天人两隔。整个故事跌宕起伏,看下来竟然毫无违和感。最后一幕是自己在电影里的一个经典回眸,放到这里更是立马收获了满屏“哭晕”的弹幕。
       看完以后黄少天满眼放光地看着他:“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吓坏啦?“
       喻文州微微一笑:“剧情完整,音乐合适,下次有这种戏可以接。”
    “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黄少天撇撇嘴。

      黄少天假装生气时喜欢撇嘴,真生气时反而表情平静甚至笑得春风拂面。喻文州把车停在巷口,裹着大衣一路小跑到到烧烤摊的时候,黄少天就撇着嘴:“迟到了迟到了,罚酒三杯!”
      “路上堵。”
      “好男儿不找借口!你变了,你不是当年敢做敢当顶天立地的喻文州了!”黄少天满脸的悲愤难当,仿佛他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儿。这个人天生爱演,浑身都是戏,说来就来。
      喻文州笑着说好,拿起桌上的冰果汁灌了一口,权当罚酒。其实桌上也并没有酒,只有他俩的时候他们都不大喝酒,通常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以茶代酒是常来的戏码。喻文州刚刚小跑了一阵口有点干,颇为豪迈地喝完半杯再转头,发现黄少天笑嘻嘻举着手机盯着他:“我抓拍了一张特别好的,我要发微博。”
      黑灯瞎火的哪来的好。喻文州暗自笑,拿出手机刷了刷,果然刷到一条更新。
      “黄少天V: 浮生若梦,自从一别,白云苍狗。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为友谊干杯。”

       配图是一张喻文州端着杯子准备送到嘴边的照片,跟网络上之前流行的“为友谊干杯”的表情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微博才发出几秒,转发评论就爆了,喻文州戳进去一看,果不其然,先是一帮姑娘“啊啊啊啊”地叫了起来。

       黄少天嘴里咬着签子:“你知道他们管这个叫啥吗?”

       “嗯?”

       “正主发糖。诶嘿嘿嘿。”黄少天一脸坏笑。

       “照片拍得真不怎么样。”

       黄少天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拍的是你。”

       说话间老板又上来一盘烤茄子一盘烤韭菜,黄少天看了满桌的东西好像仍然觉得不过瘾,撺掇着喻文州又加了几串肉。黄少天吃得很多,而且吃不胖也不忌口,脸上光洁得就算不上妆也好看得不得了。喻文州想起曾经哪个视频网站的访谈,采访黄少天的专题名字——“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演技”。虽有点夸张嫌疑,但还真有点道理。黄少天这些年转型,偶像剧演得少了,经常把自己搞成糙汉,去山沟沟里拍戏。

       他新播的那个剧就是去个三无的山沟沟里拍的,条件极其艰苦,也难为女主角跟他们一群男人一起受罪。说到女主角苏沐橙,蝉联了好几年的视后,人漂亮性格也好,最初是名导叶秋捧起来的,每剧必爆。新剧里和黄少天出生入死的感情本来就很感人,再加上官方宣传推力十足,这剧还没开播一个星期,“佳偶天橙”就占据了微博热搜榜。电视剧官博一鼓作气,时不时放出拍摄花絮,同期出道关系本来就不错的黄少天和苏沐橙连番耍宝卖萌调笑,两人的CP热度一路随着电视剧的热播疯长,几乎所有人都在高呼“在一起”,还有不少八卦小报甚至直接爆出天橙二人早已修成正果的消息。

       想到这些喻文州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和苏沐橙怎么样了?”

       黄少天听了这问题愣了愣:“什么怎么样啊?我跟苏妹子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会吃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关系爱妃,我不是发微博表明你是正主了吗?”

       喻文州看他促狭的样子也笑起来:“那也算?”

       “怎么不算,我真心实意的。”黄少天咬着嘴唇,眼波流转。

       喻文州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黄少天这是在不正经,却依然冒出了个想法,他如果当真的,自己搞不好也会接受的。

       “我觉得苏沐橙跟你挺配的。”喻文州漫不经心地说。

       “喻文州你再瞎说我就用签子扎你了。”

       他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回答,黄少天这回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他们还是头一次聊天有尴尬的时候,这俩人能当十年朋友,主要归结于喻文州的绝技之一,能无间断听黄少天扯皮几个小时不崩溃,并且还能抓住重点,恰当之处发表评论开开玩笑,你来我往契合得很。就因为这个,他们在朋友间也没少被调笑“天生一对”。

       好在有黄少天的地方永远不会尴尬太久,话题一转,他又开始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迷路旅途说到大阪的章鱼烧。

       他们前前后后加了好几次串儿,最后黄少天仰靠在椅子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明天飞去横店,进组。”

       “那你今晚应该好好休息。”

       “我想你呗。”黄少天在他面前举起了一大杯橙汁,“为伟大的烤串友谊干杯!“

       喻文州举起杯子与他轻轻一碰,心里却开始有点发慌。

 

       回到家的时候近十二点。喻文州洗过澡以后竟睡不着,难得的网瘾少年了一把,打开手机刷了刷微博。他微博上关注的人着实是少,平时刷得也少,除了发发公司要求的小广告,就是些养生的法子或是几句颇为沧桑的感慨,偶尔也听从经纪人的劝告发发照片,这对粉来说是天大的福利,通常要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然而福利不常有,泡脚药方倒是经常发,粉丝痛心疾首地开始喊他“退休领导”。只要他一发微博底下就有一大批姑娘哀嚎着“男神我求你别说话,发个自拍吧!”。

       黄少天那边的情况跟他恰恰相反,他从小就有网瘾,当了演员也不消停。拍戏只要逮着空就得刷微博打游戏,碰到什么都要拍一拍,然后捣鼓捣鼓发微博,更博之频繁堪称业界一绝,因而得了个“刷屏狂魔”的称号。但热爱发照片的黄少天显然没点拍照的技能点,每张照片无论是自拍还是拍别的,角度、光线和表情都惨不忍睹,人送外号“表情包收割者”。只要是他经手的照片,百分之八十得是颜艺。所以也常有人在他微博下嚎叫“天天我求你别发自拍了!说话就好。”

       就这样,他们也能被人发现出一个组CP的点,“退休领导”的图加上“表情包收割机”的文字,恰好互补,CP粉一致认定这俩人微博画风谜之契合,应该谈个恋爱好好学学对方优点。

       黄少天刚在烤串摊上发的微博已经上了热门。万万没想到这俩人风格糅合到一起的时候却是最坏的结果,就像是孩子刚好拥有了爱因斯坦的外貌和美丽女郎的蠢脑子,喻文州的退休老领导语气加上黄少天惨绝人寰的拍照技术果真效果卓群,转发评论里铺天盖地的“我选择狗带”,也有几个人叫着“男神你喝高了吧!手机怎么还共用了!”。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是故意学自己的语气,他对网络流行的事儿摸得透彻,逗起粉丝来花样百出。喻文州想想转发了一条,还带了张照片,送他回家时顺手拍的黄少天——停车场里惨白的灯光下他半打开车门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转发的时间可不早,但夜猫子姑娘们似乎是全天蹲守。喻文州一发竟就有人大叫着转起来,顺带还夸了夸喻总摄影技术不错,照片可爱又文艺,就算是天天的颜艺也能美如画。

        没想到黄少天也没回家倒头就睡,刷了几下微博他的微信就来了。

       “我不服我不服!!!我的拍照技术有这么差吗!明明我拍过的照比你吃过的秋葵都多!!你肯定入了什么邪教得了什么邪教秘籍吧?喻文州我下次找你你要倾囊相授啊!”

       喻文州心想你不是说是邪教吗还要学,手上习惯性回了个笑脸,“好啊^_^”

     

       这个“好啊”实现起来却没那么简单,他们俩天南地北地跑通告,碰面机会都很少。

       喻文州到横店的时候已经是初冬。新剧本是民国戏,他的角色是个颇风流的公子哥儿。跟他搭戏的女一号是烟雨的一姐楚云秀,红唇加旗袍,御姐范儿十足。楚云秀的性格豪爽,跟黄少天搭过几次戏,两人关系还算不错,说起黄少天的时候楚云秀总是摇摇头,她说黄少天就像是永远的十八岁,愈发衬托他们老了。

       进组以后的第三天,喻文州在一个清晨接到黄少天的电话。电话那头依旧吵吵闹闹的,好像早已开工,黄少天说拍完今天的戏以后就去找他。

       黄少天来探班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喻文州和楚云秀正拍着对手戏。黄少天连戏服都没换,弓着腰偷偷摸摸溜进来,剧组没人不认识这位大明星,刚要打招呼就看见他悄悄在嘴边比了个“嘘”的动作。

       跟喻文州呆过一个剧组的人都知道,他平日里随和但也比较传统,对女星礼貌温柔且保持着安全距离。但演起戏来就完全不同,怎么样羞耻play的台词说起来都不带脸红的。之前有一次,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一脸衣冠禽兽的模样对着小女孩说“你一定会是我的女人”这种台词,差点没把自己呛死。相比之下,私底下爱对女星吹吹口哨、时不时调戏一下关系好的女性朋友的蛮不正经的黄少天,在演戏的时候连动作亲密一点点也要在心里踌躇良久。见识过他的“羞涩”的苏沐橙给他分析,喻文州是老僧入定无欲无求,相当于没脸没皮,而他还太青春洋溢,满满的都是少年的青涩光景。

       这场戏的布景是一幢漂亮洋房的客厅,喻文州扶着楚云秀往里走,自然地揽着她的腰,时不时凑到人耳边调笑几句,手上还不老实地搞点小动作。少年将领打扮的黄少天剑眉星目正气凛然,从身上摸出个手机咔嚓一张,朝坐在一边的导演征求了同意,配了字发了微博——

黄少天V:为老不尊!

       刘导的戏不好过,磨来磨去了好几遍,等宣布收工的时候黄少天那条微博转发过了万。老样子,一半人在吐槽“天宝求你拍清楚点呀!”,CP粉在喊着“探班了!吃醋了!发糖了!”,还有部分人无情戳穿真相“你不是和喻总一样大吗”。

       “你又偷拍我?”

       黄少天抬头:“谁偷拍你了,我坦坦荡荡的好吗?”

       喻文州不置可否:“出去走走?”

       “走吧!”黄少天站起身,腰间的玉佩发出清脆的响。

       喻文州不知道哪来的兴致:“黄将军随我来。”

       “喻少爷,我想吃串儿。”

 

       仔细想来黄少天其实是个顶没有追求的人,来来去去十年,到哪儿心里都只装着烤串。喻文州和他出去十回,八回都是吃串,还剩下两回必定是剧组的应酬。

       两个人戏服都来不及换,一人穿着西服风衣一人干脆是活脱脱的古人,穿过了古色古香的街道,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个烤串摊。时间有点晚,摊子上的东西不多。常居这里的老板对他们这种好似穿越来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心无旁骛埋头烤串。黄少天脑洞大开,偷偷凑近喻文州说:“感觉像是世外高人。”

       “你武侠剧拍多了。”

       “什么叫我武侠剧拍多了啊!我这拍的是沉淀厚重的历史剧!内涵丰富着呢!”黄少天还束着发,留着妆,在月光下愈发显得英气,这一番话仿佛也因他这身装扮显得字字铿锵。

       喻文州看过黄少天所有的戏,他的戏路宽广,人设也多变,一张好脸hold得住所有造型,有时候故意扮土扮怂,也像模像样。喻文州说黄少天是顶魔性的一个人,他在戏里可以是任何人,让人忘了他原本是谁,但只要是在戏外就鲜明得很,就像把他这个人烙在你心上一样。喻文州是无论看着他还是想到他就忍不住笑,他曾在万能朋友圈的心灵鸡汤中看到说这是所谓喜欢的表现。

       他未曾仔细想过这个可能性,但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喜欢黄少天的。他演绎过太多人的人生,或轰轰烈烈或平平淡淡,而他自己规划的未来里好像没有给谁留个位置,除了黄少天,无论他是挚友还是其他。

       他了会儿呆,英气逼人的少将就抓了一大把烤串,仿佛抓的是长枪、是佩剑。喻文州把手插在口袋里看他走过来,竟觉得现实与梦幻交错,颇有点幻想小说的氛围。

       “你发什么呆啊?“黄少天把羊肉串在他眼前晃晃。

       喻文州突然说:“我也挺想吃串的。”

 

       影视城这地方到了晚上气氛总有点诡异,大约是光线暗淡气氛冷清,让人产生出一种错觉。两个人绕着绕着莫名其妙地到了皇宫布景的一角。黄少天手里只剩下一把竹签,手舞足蹈地给他讲今早拍的受赏的戏,说到自己至少跪了有八百次,膝盖骨都快磨平了。

       “奉天承运,黄少昭曰。”黄少天学着剧里的太监摇头晃脑,“赐喻文州为黄将军男票,钦此。”

       他越说到后面语句愈发模糊,似乎是夹带私货所以愈发地心虚起来。黄少天刚想着怎么揭过这一页,却听得喻文州认认真真地答道:“草民遵旨。”

       “我可是说真的。“黄少天鼓着腮帮子。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我也是。”

       时间停滞了几秒,随后他看着愣神的黄少天仿佛一下被敲醒了一样猛扑过来,一把把他搂进怀里,手上竹签掉了一地:“喻文州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了?好哇你居然蹭了我十年的烤串都不承认,还要我先跟你告白!”

       喻文州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少天,你的发冠扎到我了。”

       “………强硬转移话题,负分!”黄少天愤愤地凑近去咬住他的嘴唇,“这样转移才算有诚意。”

       喻文州按住他的后脑把人又往自己这边按了按:“待会儿记得把竹签都捡起来。”

       “你真是个文明标兵!”

       似乎是对他这顾左右而言他的行为很不满意,黄少天嘴上下了狠,血腥味儿冲进口腔里。喻文州闭上眼,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的片场,稚嫩的黄少天跌跌撞撞地扑过来,脸上是惊恐和不安,而他没有像当年一样急急推开。这次他知道自己决计推不开也不想推开了。他捧住黄少天的脸,顺着他的汹涌气势承接住一个来势汹汹却有些毫无章法的吻,一瞬间,百转千回的情感猛然聚集着冲破了一道阀门。

       我原来是真的那么喜欢他的,喻文州想。

 

       晚上九点,喻文州在家看黄少天的新戏。年轻的将军站在城楼看雪,发冠正是那天戳到他的那一个。黄少天前段时间去了巴黎,新街拍刷了他的屏,喻文州第一次觉得挠心挠肝,原来谈起恋爱来是如此,巴不得两个人能无时无刻都贴在一起。

       黄少天的电话适时响起,喻文州按了免提。

       “喻老师,我想吃串。”

       “黄老师,我最近上火。”

       黄少天在那边爽朗地笑:“喻先生,我想约会!”

       “去哪儿?”

       “老地方,为友谊干杯!”

       “友谊?”

       那边停了一会儿:“为爱情干杯。”

       喻文州笑起来,他看见屏幕上的黄少天在漫天大雪中一回眸。

       “我想你了少天。”

       “哇哇认识十多年还没听过你这么肉麻的……唉。”黄少天说到这里突然叹了口气,“我也挺想你的。而且我特别想跟古代人一样弄个定情信物什么的……”

       “烤串怎么样?”喻文州说。

       “啊?”

       “铂金烤串,挂在脖子上你一个我一个,见证十年烤串爱情。”

       黄少天斩钉截铁地说:“你有病。”

       “说明你也有病。”

       “受死吧喻文州!”黄少天喊起来,“你要请我吃串吃到下辈子!要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喻文州凑近话筒,语气坚定:“奉陪到底。”

 ——END——

评论 ( 41 )
热度 ( 1322 )

© 非著名美食po主虾女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