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认证特级废话师semiquaver。
骑墙少女,有点毛病。

变GAY喷雾

*梗来自一个表情

*索夜(约为一对OOC的喻黄),不知道什么世界观。强行西幻。地名是自己胡诌加荣耀里的副本名字。

*神奇生物的预售  台湾预售 宣传


 

       从费尔斯山谷回城的路上,索克萨尔被不明黑法师袭击,被喷上了一种不明液体,从对方的口中所得,这是变Gay喷雾。

       回到蓝雨宫殿的索克萨尔有些疲累,夜雨声烦从后殿走过来:“索克?一切还顺利吗?为什么精灵族一个月要开三次会,我们龙族大概有三百年没有开过会了……你怎么了?”

       “夜雨,一言难尽。”索克萨尔拿下自己的兜帽,露出银白的长发,“我被袭击了。”

       “在哪?被谁?受伤了没有!”夜雨声烦把剑收到腰间,走近过去,“让你们开会让你们开会……要不是你们长老不待见我我真该跟你一起去。”

       索克萨尔:“没受伤,只是被用了黑魔药。”

       夜雨声烦:“那你晚上会不会跳起来杀人?”

       索克萨尔:“……大概不会。”

       夜雨声烦:“还有多久可活?”

       索克萨尔:“大概很久。”

       夜雨声烦松了口气:“那你可以自己慢慢找解药。”

       索克萨尔:“……………………”

 

       变Gay喷雾在所有书籍里都没有被提到,索克萨尔把自己关在蓝雨的书库里三天,毫无头绪。所有上古魔法和魔药的书籍都被查阅翻遍,无法找到变Gay喷雾的来源。

       “或许是新研制的。你知道现在的许多黑魔药师都很天才。”夜雨声烦坐在桌子上看着索克萨尔把一本本厚重的古籍塞回三层楼高的书架里,“你有没有抓到他们的特征我可以帮你把人抓回来。”

       “没有。”索克萨尔回答。

       夜雨声烦点头:“那他们确实是很聪明,连你也找不大破绽,不过话说回来你中的什么毒,也没见你这几天有什么变化。”

       索克萨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变Gay喷雾……”

       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在起初的一段时间内并没有觉得变Gay喷雾有什么不同,他照样每天阅读来自大陆各地的文件,钻研自己的魔法,同时订阅了魔药师日报以期得到一些关于变Gay喷雾的消息。

       王不留行的猫头鹰捎来信件,表示从没有听说过什么变Gay喷雾。

       索克萨尔心想,这或许是骗人的,黑魔药师一直都很狡猾。

       夜雨声烦去布尔斯镇出差回来,索克萨尔在宫殿门前等着他,金发的龙骑士利落地下马,阳光笼在他的四周,显得他耀眼夺目。

       “嘿!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朝他招手。

       索克萨尔看着夜雨声烦向他走过来,挺拔自信,目光炯炯,觉得体内的变Gay因子开始奔涌不息。

       变Gay喷雾开始起作用以后,索克萨尔觉得周身的一切都不同了,他开始不能忍受他习以为常的独处。

       他有大量的时间与夜雨声烦独处,有的时候他们研究魔法,有的时候谈论自己在出差旅途中所见。夜雨声烦有时精力充沛有时则在外出归来后窝在索克萨尔身边倒头便睡。

       索克萨尔很揪心,变Gay以后他经常不能直视夜雨声烦,原来喷雾是有针对性的。可是谁都好,为什么偏偏是曾与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夜雨声烦,是他形影不离的亲密伙伴夜雨声烦。

       这是怎样一种煎熬。他看到夜雨便心潮澎湃,想要拥抱他的挚友他的骑士,亲吻他的头发,他的脸颊,他的嘴唇。在和夜雨说话时经常走神,想着此时如果是与他相拥躺在草地上,一定感觉很好。

       索克萨尔觉得这样很危险,他不要轻易地变Gay,只要不见到夜雨声烦,似乎就能延缓药效发作。

       夜雨声烦很苦恼,索克萨尔最近不对劲,好像经常独来独往,见到他就愁云密布。他直觉这和变Gay喷雾有关。

       蓝雨宫殿的走廊纷繁复杂,夜雨声烦花了好大劲才堵到最近神出鬼没的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有些踌躇:“索克是这样的,我已经下发了告示,希望全国的优秀的Gay都来应征当你的伴侣。”

       索克萨尔:“你说什么……?”

       夜雨声烦:“我知道你的压力很大,其实变不变Gay都没有关系的,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一定能找到适合的伴侣,毕竟我们蓝雨最不缺的就是男人。”

       索克萨尔:“可是如果我以后好了怎么办呢这不是太不负责任了吗?”

       夜雨声烦略略沉吟:“或许你可以放弃治疗……?”

       “是这样的,事实上变Gay喷雾只对特定人有效。”索克萨尔长叹一口气。

       夜雨声烦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我就知道不刺激你一下不行!你心里早就有人了对不对!不管是谁他都一定会喜欢你的。”

       “你这么确定?”

       夜雨声烦笃定地说:“当然。”

 

       索克萨尔得到了远方的包裹,新的精灵术士长袍,黑底暗纹边上还绣着银线的花纹,愈发衬托得他气质绝尘。

       夜雨声烦很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来吧试试我们的新魔法。”

       索克萨尔有些心累地念起了咒语,地上出现了两个旋转的魔法阵,空气中开始爆开一连串的火花,这阵势越来越大,很快两个的身边都充满了绚丽的火树银花。

       “你高贵优雅,精通魔法和古文字,又长得漂亮,谁会在意你是男的女的!”夜雨声烦声情并茂地说,“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会为你倾倒。”

       索克萨尔也被这有些玛丽苏魔力的画面弄得有点感慨万千:“包括你吗?”

       “不。”夜雨声烦说,“我又不是人。”

       “……………………”

 

       索克萨尔对流云说:“我要离开蓝雨了。如果我继续Gay下去势必会控制不住自己,到时候就会万劫不复。”

       流云难过地看着他:“哥你别走啊,你走了谁来听夜雨讲故事呢。”

       索克萨尔提到夜雨声烦就有些悲伤:“他总会找到大波妹替我爱他。”

       流云大喊道:“哥你瞎说什么呢,蓝雨哪来的大波妹!”

       索克萨尔愣了一下:“……放眼国际。”

       流云很难过:“你什么时候回来?”

       索克萨尔说:“或许等我找到变直喷雾吧!”

       流云嘟囔道:“那你还不如也给夜雨喷变Gay喷雾……”

 

       索克萨尔离开的时候,天气阴沉,他将自己银色的长发藏进斗篷里,无声地穿过城邦,没有人认出他来,也不会有人知晓他的行踪……

       “等等索克——!”

       索克萨尔心想着你就不能让我继续悲壮地装会儿逼吗,但还是忍不住回头。夜雨声烦没有穿盔甲,有些灰头土脸地跑出来,拉住索克萨尔的手,“我让他们对我也用了变Gay喷雾,你留下来吧。”

       “啊?”

       龙骑士眨着大眼睛:“我也是Gay了你不要走。”

       “夜雨……你为什么要这么牺牲自己?”

       夜雨声烦握住他的手虔诚地一吻:“因为你。”

       “夜雨你刷牙洗脸了吗,你的眼角有……”

       夜雨声烦噎了一下,踢了他一脚:“让你起这么早逃跑我来得及吗!!!”

 

       猫头鹰捎来了王不留行的最新书信,信中提到了变Gay喷雾的最新消息。

       “亲爱的朋友,我恐怕变Gay喷雾只是一个闹剧,我们在毒牙沼泽碰到了这群黑魔药师,得到的样本显示,变Gay喷雾的唯一功效只是保湿。又,或许从心中有Gay便会变Gay这个层面来说也没错。”

       “谁跟他是亲爱的朋友。”夜雨声烦翻了一个白眼。

       索克萨尔说:“这样的称呼让我们更像生活在西幻世界。其实夜雨你根本没有用过变Gay喷雾对不对?那你为什么要来追我?”

       夜雨声烦的脸涨得通红:“本来只想着先留下你再说,没想到接过吻以后还不错。”

       “所以说你心中有Gay。”

       夜雨声烦抓住他的手指:“错,是心中有你。不过照此看来是不会有变直喷雾来解救我们了?”

       索克萨尔挠了挠他的手心:“那就Gay着吧,你说过,没什么丢人的。”

 

       大殿的另一头,弹药专家转着自己的弹夹:“我其实觉得挺丢人的……”

       流云点着头:“就是!”

 ——End——

评论 ( 71 )
热度 ( 1433 )

© 非著名美食po主虾女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