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认证特级废话师semiquaver。
骑墙少女,有点毛病。

遗嘱

再度摸鱼。梗来自 四xxx同志的亲身经历(憋笑一分钟 

很ooc的魔性故事很狗血

再次给自己来一发广告:神奇生物的预售 台湾预售  宣传

BGM:一剪梅(喂

 ====================

      小鱼同学很痛苦很痛苦。

      他生病了,头疼欲裂,鼻子不通,站起来都晕晕乎乎。他知道自己得了重病,命不久矣。

      喻文州很小的时候,喻妈妈就告诉他,绝对绝对不可以看杀鸡,因为看到了杀鸡就会得不治之症,重病在床。

      喻文州牢记着妈妈的话,不看杀鸡,健康成长,直到前几天。喻文州跟着奶奶去菜市场,发现人群中有个地方格外热闹,小朋友按捺不住好奇心,伸着头往人群里看。喻文州怎么也没想到,映入眼帘的会是一只鸡当场被一刀封喉。

      这是个杀鸡现场。

      小小的喻文州立马捂住了眼睛,他的心里很难过,他想,他一定是要得重病了。

      喻奶奶不知道为什么孙子从菜场回来后一直闷闷不乐,桌上的白斩鸡都没动几口。喻文州安慰自己,他是男子汉,这点风雨一定可以挺过去。但几天以后,喻文州发现自己开始不对劲,说话说不清楚,呼吸也不顺畅。喻文州知道他大限将至了。

      小鱼同学心里很难过。虽然他明白,死亡是所有人的结局,但是他一点也不想死,他还有很多书没有看,很多地方没有去,还没有给妈妈买好看的项链,给爸爸买酷酷的手表,还有隔壁的天天弟弟还没有亲够。

      爸爸妈妈去上班还没回来,喻文州趴在被窝里哭了一场,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要做一个男子汉的决定,要理智地勇敢地面对死亡,要把自己的身后事安排妥当。

      喻文州艰难地爬起来,坐在自己书桌前,摊开一个崭新的本子,郑重地写下两个字——遗嘱。

      遗嘱写了很长很长时间,写的时候喻文州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把自己所有东西几乎都留给了隔壁天天弟弟,包括他最喜欢的皮卡丘存钱罐。

      他捧着存钱罐,忽然很想很想黄少天:“以前我看到这个总想到你,希望以后你看到这个能想到我。”

      喻文州又想哭了,他发现自己已经一天半没有见到黄少天了,万一他马上病倒不起,就再也见不到黄少天了。他垫着脚从冰箱顶上拿走备用钥匙,锁好了自己家门,然后敲开了对面邻居家的防盗门。

 

      黄少天在家里很无聊很无聊,他想找隔壁的州州哥哥玩,可是作业没做完,妈妈不让出门。于是当他打开门看见州州哥哥就站在门口的时候,他高兴得立马亲了喻文州一口。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你呀?”

      “因为我也在想你啊。”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脸,心里更加难过了,因为他可能再也捏不到了。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坐在客厅里,拿出了他最喜欢的玩具赛车,这个赛车只有他和喻文州能碰,别的小朋友都不可以。

      “今天我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喻文州把黄少天递过来的玩具赛车放到一边,抓住黄少天的手认真地说。

      黄少天很迷惑:“州州哥哥你的作业也没有做完吗?”

      “不是。”喻文州一脸悲痛,天天弟弟果然天真可爱,想不到那么久远的事情,我不能告诉他真相,他会接受不了的。

      “那怎么了?如果阿姨要打你,你可以躲在我的被窝里。”黄少天眨眨眼睛。

      喻文州捏紧了他的手:“天天,我可能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以后见不到我了,你不要哭哦。”

      黄少天很紧张,上次喻文州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旅游,一个星期没见,黄少天就哇哇大哭了一天,这次喻文州又要去哪里呢。

      “你要去哪里呢?”

      喻文州一脸泫然欲泣:“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告诉你。”

      黄少天有点生气:“你答应过我的,你什么都告诉我,现在怎么能不告诉我了!”

      喻文州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也想告诉黄少天真相,但是他不能让他伤心。他咬住嘴唇,忍住眼泪:“就算我不在了,我也会一直看着你,不要怕。”

      “不要——”黄少天发现喻文州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他知道州州哥哥肯定是有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不愿意告诉他,虽然他很想问,但又不想让他的州州哥哥担心。黄少天的心情很复杂,他真的很害怕,他想到有一天要永远看不见喻文州,就难过得也要哭出来了。

      喻文州温柔地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天天,乖。”

      “我不乖!”黄少天红了眼眶,“你还答应我,长大了就要跟我结婚,你要是走了,谁跟我结婚。”

      喻文州不想告诉黄少天,他查过了,男孩子和男孩子本来就是不能结婚的。他看着黄少天发红的眼眶,没来由地十分心疼:“你可以娶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她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哇——”黄少天一把抱住喻文州大哭起来,“我不要漂亮姐姐,我只要你,你不要我了——”

      软绵绵的黄少天整个人扑在喻文州怀里,鼻涕眼泪蹭得他满脸都是,喻文州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可能是真的要走了。

      但他不能死在黄少天面前,这样会吓到他的。喻文州艰难地推开黄少天,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天天,我是最喜欢你的,我真的很想跟你结婚。”

      黄少天哭花了脸,死命抓着他的衣角:“那我们就结婚好不好——哇哇你别走——”

      喻文州觉得自己更加难以呼吸了,他终于下了狠心,拉开黄少天的手,紧紧捏了一下:“你以后一个人也要好好过哦。”

      “州州哥哥!”

      直到自己的手被狠狠甩开,喻文州擦着眼泪夺门而出,黄少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只知道自己心里很难过,难过到今天的动画片也不想看了,抱着喻文州送给他的小鱼抱枕窝在床铺里狠狠哭到睡着。

      喻文州回到了家里,他躺在床上,迎接着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眼泪也干了,他想他的天天弟弟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因为他是那么可爱的人,他想他居然不能见爸爸妈妈最后一面,希望他们能看见自己的遗嘱。

      喻妈妈回来的时候看见睡在被窝里还在发热的喻文州吓了一跳,喂了药片又送了温水进去,喻文州在半夜里退了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喻妈妈坐在床边发笑。

      “我这是在天堂吗?”

      喻妈妈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傻儿子。感冒发烧也不知道给妈妈打电话,写什么遗嘱,晦气。”

      “只是感冒吗?”

      “不然呢?”

      喻文州像是得到了天大的好消息,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我要去找天天弟弟!!”

      黄少天打开门的时候,眼睛还是肿的,看着一脸笑容的喻文州忽然手足无措起来:“你要走了吗?”

      喻文州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我不走了,我要和你结婚。”

 

      多年以后,黄少天翻出了一个陈旧的写字本,喻文州儿时稚嫩的笔迹显得有些模糊。

      “我把我的一切所有物无条件赠送给黄少天先生。”

      黄少天看着落款的时间笑出声来,对着折腾洗衣机的喻文州大喊:“你真肉麻。”

      “我怎么肉麻了?”喻文州回喊道。

      “从小就肉麻——!”

      喻文州似乎很不服气:“你不也一样?”

      黄少天咳了咳,故作严肃:“我把我的一切所有物无条件的赠送给黄少天先生。”

      仿佛是传来什么踢到水盆的声音,黄少天憋住笑,等着喻文州的回应。

      “我的一切所有物本来就是黄少天先生的。”喻文州挽着袖子端着一盆刚洗好的衣服走过来,“包括我自己。”

      黄少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就一洗衣工人还想假装偶像剧男神。”

      “我愿意做少天一辈子的洗衣工人^_^”

      黄少天拿衣架狠狠敲了一下他的头,“靠,要不要脸。”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565 )

© 非著名美食po主虾女士 | Powered by LOFTER